•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头条新闻
  •   十大国际新闻再次让人们看到,新世纪初年的世界,远不如去年底人们在迎接新世纪到来之时所祈求所想象的那样和平。从纽约“双子塔”的轰然倒塌,阿富汗的枪林弹雨,以巴的刀光剑影,印巴的利剑出鞘,到日本暗渡陈仓式的出兵海外;从“新经济”的嘎然止步,到衰退的阴霾着全球经济……

      新世纪首年是充满大动荡、大反思、大调整和大机遇的一年。国际形势动荡加剧,强烈冲击着各方现存安全与战略观念,主要战略关系开始经历广泛而深刻的调整,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似乎处于新的十字口,推进人类进步事业既面临挑战,也面临重大历史机遇。

      冷战结束后,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美挟超强实力地位,以领导世界为名,谋求在先美国世纪。包括利用全球市场化浪潮,按自身模式推进经济全球化;大搞外交,竭力将美式文化价值观于世。其后果前些年已不同程度地有所显露,今年尤其明显。

      一是单极与多级的矛盾愈益公开化。布什上台后,美优越感膨胀,不满足其现有国际地位,力求依其超强实力地位,打破现有国际条约体系中某些对美不利的部分,因而目空一切,我行我素,单边主义。包括执意发展反导系统,单方面京都议定书,单方面美俄间谍纠纷,在处理中美撞击事件中无理。所有这些,导致美与其他大国包括其盟国的关系一度相当紧张。

      二是现存国际体制与全球化进程不相适应性更加突出。热那亚八国首脑会议期间,反全球化运动发展到十万多人。1999年西雅图世贸组织部长会议期间,者不足万人。短短两年期间,反全球化队伍便发展到如此规模,且矛头所向,直趋主要大国首脑。这表明,尤其美国已为利用全球化进程推进自身利益,导致差距拉大到几近失控的程度。

      三是南北矛盾尤其是美国与伊斯兰的矛盾趋于。作为国际极端恶性发展的最新表现,“9·11”事件虽然有少数伊斯兰极端恐怖所为,但其背景却异常复杂。从目前情况看,国际多数认为,它部分源于冷战后美在伊斯兰世界尤其中东地区长期推行袒以政策,部分源于尤其是美国推行,借助全球化进程,竭力将其文化价值观于人,使伊斯兰世界不少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长期处于落后状态,和发展的危机感加深。

      “9·11”事件中,国际恐怖以极地代价造成重大人员和物质损失,其后果甚至超过日本偷袭珍珠港。这一事件首先深刻出美国的脆弱性,说明美虽为超级大国,也并非无懈可击,更非无所不能。这对美战略心理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布什迅速调整其安全观和安全战略。冷战后10年,美战略智库和决策集团满足和陶醉与其超强实力地位,受冷战思维定势所困,其安全战略的重点始终是防止大规模性武器扩散和地区性大国挑战,继续大力推行两洋战略,醉心于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谋求绝对安全。虽也榜上有名,却从未被视为主要。“9·11”事件后,五角大楼新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明确认定是其的首要和最严重,强调安全战略需以反恐怖防务为重点,运用军事、经济、和外交等手段从事反恐战争,重点防御其对美本土的袭击,并据此重新分配战略资源。这一事件也惊醒和教育了美国以外其他国家,促使他们重新审视安全和安全战略的轻重缓急。

      国际成为世界公害,据以不同程度地反思安全战略与对外政策,均为国际关系的广泛调整奠定了基础。美为降低反恐成本与风险,不得不单边主义,注重外交沟通与协调,以借重他国力量与影响。其他国家或出于反恐怖这一共同利益要求,或出于共同文化价值观,或出于改善对美关系、不同程度地对美反恐战争提供和支持,国际关系出现若干局部重组,主要大国关系出现新的良性互动。

      但是,美主导形成国际反恐大联盟,并不意味着美单极世界业已确立。相反,它实际上已为多极化进程注入新动力。首先,反恐联盟的逻辑前提是美有求于人并放弃单边主义,而不是相反。其次,日本和欧盟各大国明搭反恐车,暗行自家,刘姓女孩名字大全不同程度地扩大了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日本趁机通过《反恐怖政策特别措施法》、《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实现上解禁,向“普通国家”迈出一大步。欧盟借助反恐,制定并通过“统一令”,在内政与司法一体化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建立防务的步伐有所加快。法长公开声称,欧盟虽没有成为主要超级大国,但却已是世界平衡的第一因素。施罗德公开宣布“的战后时代已经结束”。德派兵参与打击,实现战后国防军首次派出海外,表明他“已经放弃在欧盟的舒适地位并表现出新的世界雄心”,试图充当“全球玩家”。再次,俄、法、英、德等国积极参与反恐,也有对美反恐战争实施牵制、防止其的考虑。最后,联合国作用得到各方普遍重视。不仅国际社会普遍主张解决阿富汗问题须以联合国为中心,美国也一改在缴纳会费问题上长期赖帐的恶劣作法,一次性缴纳5。8亿美元,占其欠费总额的70%。安南荣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从另一侧面反映出国际社会对联合国的殷切希望。这与科索沃战争期间联合国受冷落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难怪“9。11”后有日本认为,“这是美单级支配体制崩溃的征兆”。

      总之,国际成为当今世界首要安全,推动大国关系进行广泛而深刻调整,单极与多极的矛盾至少暂时得到部分缓和。正因为此,国际上的不少有识之士认为世界正在新的谅解,主张以反恐为契机,消除冷战后遗症,建立一个更加相互依存的世界;使国际反恐联盟“成为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开端”,防止其昙花一现。

      不幸,目前情况并不特别令人乐观。有迹象表明,多数国家对美反恐战争给予不同程度支持,正在产生各方始料不及的“绥靖”作用,助长美单边主义重新抬头。阿拉法特在一度被美国和以色列宣布为恐怖时曾地呼喊,“主啊,谁来管管这些美国人!”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对于21世界的人类安全与进步是福还是祸,恐怕只有历史才能给出答案。

      美仓促反恐,战略反思和政策调整程度有限,因而反恐势必难脱其传统和冷战后单极世界战略的巢臼。美在缺乏充足却立刻锁定本。为“9。11”,并对阿富汗实施军事打击,其实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借机实现其素有所谋而通常条件下难以成就的地缘战略目标。我们看到,美对战争事实上已促使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为之提供军事合作关系,与其借助合作反恐改善对美关系、加快解决车臣问题,默认和美在中亚确立军事存在,同时又通过独联体条约框架强化对中亚掌控,以支持北方联盟确保其对阿富汗事务的影响。同时,欧盟、日本、印度、伊郎和巴基斯坦也在不同程度地卷入其中。此外,美以反恐画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动辄施以高压,有借反恐他国内政之嫌。五角大楼新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将美军不能进入的情况和地区增列为美面临的,表明美决心进一步打破主权界限,加紧推行反恐新主义。这两种情况表明,通过反恐建立一个更加反映当今世界相互依存西安市、更加、合理与安全的国际新秩序,有待于各方更深刻的观念反思与更大幅度的政策调整。

      作为世界经济发动机,美国经济去年下半年出现下降趋势,今年第三季度呈现负增长。美持续十年的高增长划上句号,反映出新经济并没有改变市场经济的本质,周期性规律还在发挥着作用,格林斯潘的调控措施在的经济规律面前同样显得苍白无力。主观上,美联储连续十年多次降息,旨在经济过热,确保软着陆。但在周期性规律的作用下,其客观效果却是加重产生过剩。“9。11”则使本已十分严峻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股市、汇市动荡,消费与投资信心陡降。预计美全年经济增长降至不足1%。受其影响,持续10年低迷的日本经济滑至新低,全年负增长约0。9%;欧盟也由“强劲增长”转入1。8%的“温和增长”。美、欧、日出现20世纪70年代以来首次同步下滑,严重殃及全球。剧测,今年全球P增长仅有2%,国际投资下降40%。凡事都有两方面,危机同样意味着转机。从某种意义上讲,全球经济衰退是国际经济关系调整和产业结构重组的“助产婆”。为摆脱衰退,将八仙过海,各显。那些在衰退大背景下能够设法保持较高增长的国家,其经济规模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以及对国际经济事务的影响力势必不同程度地有所增大。因为次衰退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多少表现为新经济初期高技术泡沫破裂,难免导致这类产业加速向其他地区转移。有些国家如能抓住机遇,选准方向,趁机进行技术和产业升级,将有可能在复苏后的新一轮繁荣中抢占先机,处于较前有利的竞争地位。

      今年5月“上海五国”框架正式发展为“上海合作组织”,中国在国际安全合作方面迈出新步伐。申奥成功被世界为国际影响明显扩大。界经济衰退、动荡加剧的背景下,中国成功举办APEC上海峰会,并决定对东盟在十年内建成自己贸易区,对稳定国际安全形势和鼓舞信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正式成为WTO国,意味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步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二者间的互相作用与影响将显著增强。(摘自《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