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美国大选背后的:随着选票一并增长的还有死亡人数
  •   恐怖分子处决美女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任美国总统。至此,这场持续达数月之久的总统选举终于落下了帷幕。

      回看美国此次总统大选,可谓是处处布满“行为”。《周刊》称,特朗普“将进程正式置于质疑之下”;英国《每日电邮报》评论美国2020年大选为“最变幻莫测的一次选举”。

      随着选票一并增长的,还有死亡人数——根据实时数据,美国新冠累计确诊已超3000万人,累计死亡超过55万人。

      苦苦挣扎在中的,一门心思大搞选举对美国执政者来说,到底是选举重要,还是老百姓的命重要?

      2020年8月18日、24日,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与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分别接受提名。在接下来的约三个月内,他们通过一系列竞选活动为自己拉票,竞争美国历史上第46任总统的职位。

      彼时,正值新冠疫情在美国之时,截止至2020年8月18日,美国确诊新冠肺炎的人数已超过542万例,日均增长超过8万。

      面对日均上万的增速、不断死去的人民、日渐紧缺的医疗资源,特朗普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绝对可控”将此局面一笔带过,将新冠疫情比作“流感”。最终话锋一转,赞扬起了美国股市。

      当时,美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福奇博士顶住压力,道出,称尚无表明新冠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他美国人民应该小心谨慎,注意隔离,避免遭受来自病毒的生命。

      就是这样一个为美国卫生健康事业鞠躬尽瘁的“美国抗疫队长”,却因和特朗普“唱反调”,一度遭受死亡,不得不聘请私人保安来家人的安全。

      2020年8月27日,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被提名为美国党总统候选人的,约1500明宾客聚集在白宫南方的草坪上——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无一佩戴口罩。

      面对国内卫生安全专家们的质疑,特朗普竞选团队仅仅是含糊其辞地发表了一份声明称,“领先的医疗、安全和健康公司Patronus Medical与党全国委员会合作,制定了一些适当的程序,以确保会议场所个人的安全和福祉。”

      带头不戴口罩、鼓吹“群体免疫法”因其对新冠病毒的轻视,特朗普自己也不幸中招。

      2020年10月2日,特朗普发推特称自己新冠检测呈阳性,即将启动隔离程序,还称“自己感觉良好”。

      而就在美国东部时间12日晚,特朗普就前往佛罗里达州参加了一次竞选,此时,距离特朗普宣布确诊甚至未超过14天。

      在这场竞选中,特朗普“我很好”、“我并不具有传染性”、“会走进人群中亲吻每一个人”。而在结束后,他摘下口罩,抛向了人群。

      而就在总统选举的前一天,也就是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正进入疫情“最令人担忧、最致命”的阶段。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们在失去生命;许多人想要隔离却受限于经济能力而只得冒着风险去上班;高龄老人不被医院收治许多下层百姓生活在之中,美国的执政者却依旧一心盯着“选举”,不惜疫情的。

      2019年12月,新冠病毒首次在中国被发现。在12人感染的情况下,中国迅速反应,在5天内对900多万人进行了全面检测。

      反观美国,在2020年4月前,美国绝大多数在本国CDC以及特朗普等执政者的引导下,认为新冠病毒只是“大一号的流感”罢了,并未真正加以重视,最终酿成了感染“一发不可”的局面。

      直到2020年4月3日,纽约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终于发出了“遮挡口鼻”的;5月28日,纽约州州长终于通过了“商家不戴口罩者进入”的行政令。

      为什么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在对待新冠疫情却如此效率低下、拖泥带水?关于这个问题,还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回答:

      众所周知,美国的体制是联邦制,这就意味着地方被强调,甚至出现的分散。对于白宫的命令和,地方甚至可以选择完全不去理会。

      近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封由所谓“医学专家”递交的信,内容为希望世卫组织全面调查新冠病毒的根源,矛头直指中国。

      其实,在新冠病毒刚出现之时,美国就不遗余力地中国,不仅称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还将其与中国挂钩,称中国对疫情的应对模式“是披着外衣的,是违反的”。

      所以,为了美国“”的形象,即使后期美国疫情以严重至此,美国仍不肯出台一条“强制佩戴口罩”的,因为“呼吸是每一个人的”。

      若说“”只是表层现象,是美国的托辞,那么事实上美国存在的阶级断层则是更深层次的内涵。

      据外媒统计数据表明,美国1%的富人,占据了40%的财富。而财富的严重不均代表着阶级的断裂与固化。

      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利益优先级,如资本家一心赚钱,中产阶级高高挂起,穷人们挣扎相比之下,似乎“抗疫”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可以说,每一次美国大选,都是两党之间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在这场战争中,决定性因素并非政绩、政策,而是与经济,或许加上一些“宣传能力”。

      早在1985年,议员马克·汉那针对美国的运转方式就如此评论道,“(美国)里面有两件东西最重要:一个是;另一个,我想不起来。”

      2020年大选中的每一天,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不约而同地在电视广告、社交的宣传上投入巨额开销。

      截止至2020年10月19日,特朗普与拜登的竞选团队已累计向各大平台送出了高达15亿美元的宣传费用。美国一些借机坐收渔利,甚至分别向两个团队两头收钱。

      两位候选人与他们背后的团队在电视、网络平台、社交、线下中如此疯狂造势,却仅仅只是为了可能多出的一张选票。

      根据无党派机构响应性中心的数据,2020年,美国经济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并不乐观,但美国大选中的花费却将近140亿美元,达到历史新高。

      整个美国,超过553000人处于“无家可归”的境地,而其中又有超过193000人连一个有空位的所都寻觅不到,只能在街头随处寻找一个能休息的地方,当作他们的“家”

      而就算“有家可回”,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许多人能够做到的,仅仅是用没有营养的食物每日聊以果腹,每一天都要为第二天的生计发愁。

      如果冒险出去工作,一旦在而接触到新冠病毒,就要面临生命和承受不起的高额治疗费用;可如果居家隔离不出门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就要饿死

      美国执政者将大笔投入轰轰烈烈的“选举事业”,却不愿用这笔钱来改善疫情当下美国底层人民的生活、医疗保障。

      穷人面临着病死与饿死的迫选型两难问题得不到解答时,美国执政者在竞选辩论中大谈特谈“”、“”。

      2018年,时任联邦预算负责人麦克·马瓦尼就承认说,“中我的办公室是有阶级的。如果你是一个从未捐赠过资金的游说者,我不会跟你说话。如果你是个捐赠者,我可能会跟你说话。”

      就像那句谚语,“谁付钱买了风笛,谁决定吹什么调子。”可事实却是,在美国,有能力“付钱买风笛”的绝对是美国社会中的“少数人”。

      据外媒统计称,若要满足美国的正常运作,实际需要的人数不超过8千万人,而美国现有人口超过3亿。

      少数人掌握和,加上穷苦劳动力冗余,再加上对外来人口的吸纳能力,最终造成的后果就是美国执政者实际上并不在意美国底层百姓的死活——相反,他们甚至乐见其成。

      年老体弱者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而在美国,65岁以上工人平均工资为4.8万美金,70岁以上退休可以拿到132%的退休金。对于美国来说,这一次的新冠,变相节约了超过百亿的退休金。

      在美国,服务业占据了P的80.7%,其中,比重最大的为高端服务业。在这样的经济结构下,有一定技能的中产阶级服务富人、精英阶级,穷人们只能做着最底层的劳力、保洁等工作。

      然而就是这样的下,每年等待移民进入美国的人仍数不胜数。当拥有的美国穷量死去,不享受的打工人入境接替原先穷人的职位,就意味着美国精英、美国执政者地位更加稳固。

      毕竟,议员、资本家、形成联盟,就能够共同实现对和经济的垄断,实际上是没有美国穷人什么事的。

      若是“买得起风笛”的富民,那么美国执政者不仅重视其性命,还会听取他们的意见,结成垄断联盟,并且为富人们撑起“伞”,支持率与经济来源的稳定性;

      至于那些“可有可无”的贫民,他们对于美国执政者而言,就只是用后即弃的“韭菜”——割完一茬,还会长出新的一茬。实在不行,还有大批新的韭菜等着进来。